金庸群侠外传3

admin
admin 2021-11-28 18:55
性别:女生
>
我和 琦仔细商量过之后,决定先一步去到重安镇安顿,然后等待黄药师出现。经过一番互相倾诉,我俩倒是消去了心中的所有芥蒂, 琦亦总算原谅了我在翠环楼对她的所作所为。
  我们早已过了汉水,去重安镇并不需要太多时间。重安镇在黄河以北,我俩在数日之间便已到达黄河边。其实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中的地理环境是否和现实一模一样,总之向著大概的方向走就没甚么差错了,这是我的经验谈。找到了渡头、过了河,眼见天色渐黑,也不再赶路,打算先在这北岸附近找了宿头再说。
  这个北岸的渡头叫做风陵渡,也有一间小小的客店叫安渡客店,只可惜却住满了人。于是我和 琦就走到较远的地方盼能找著一个破庙之类的有瓦遮头的地方借宿一宵。事有凑巧,给我寻著一间不大不小的竹庐,立即就去扣门。
  过了良久,庐内并没有人声, 琦说道:「许是没有人居住……」我点了点头,伸手一推,门应声而开,这竹庐果是空置著的。我安置好 琦在小厅之中,然后入内仔细搜寻一片,肯定了没有人才松一口气。
   琦见我无话,笑道:「这儿真雅致,万一我们……我们真的回不去,住在这里倒是舒服。」我呆了呆,摸了摸桌面:「情形不对……你倒提醒了我。这儿布置幽雅,而且一尘不染,断不会丢空太久。」说著,站了起身拉住 琦的手:「来,我们看看这竹庐本来住的是甚么人。」 琦笑问:「怎么看?」我也笑了起来:「你只管跟著我来。」
  我们依次逐房细看,都没多少头绪,倒是在几个柜子之中找著不少丹药,还有几本书和银子, 琦说是医生的家,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走方郎中,但却不大认同。忽然,看见其中一间房壁上挂著一幅画,远看像是一张肖像,我笑指著画道:「你看!画里的人多似你。」 琦一望,也是眉开眼笑。我拉著 琦走到画前仔细端详, 琦突然指著画的右下角叫道:「阿一你看!」我依言一望,却是用毛笔题著六个字:「易一随心之作」。
  「甚么?我的名字?这不是我画的……」我心中一惊,连忙走到另一边的书案,发现上面放著几本诗集,还有一些宣纸,和一个印章。翻过来一看,赫然刻著「二十一」三个字。
  「这是你的屋子……」 琦惊讶道。我摇了摇头,心中慌乱不已,心里只觉这是一个阴谋,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再观察了一会,除了发现在床前挂著一个黑色镶有乌金框边儿的剑匣之外,并没有甚么怪异之处,只好满腹狐疑的捧著剑匣回到前厅。
  「算了吧,也许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琦说著也觉自己牵强。我道:「这里一切都是指向我,可能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事有关。」说著打开了剑匣,却是一把闪著寒光的乌金长剑,剑匣内还有一张纸,上面有几个淡淡的字迹:「神剑不祥,未可现世;但出人间,饮血除奸」,纸的背面还有四字:「致易兄一」。「又是给我的?」我心中一愕,伸手执起长剑,但见剑刃透著寒气,剑托呈凤势,剑柄和剑匣里头都铸著「天下第一」四个篆字,我道:「敢不是天下第一剑?果是好剑!」
   琦笑说:「你一世留在这里好了,我看你很响往大侠的生活呢!」我微笑著说:「当大侠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偶一为之还可以。」
  天黑了下来,胡乱造了饭将就著吃饱了, 琦又问起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你曾经说过,这是一个不存在的世界,又曾说这不是梦,那究竟是甚么一个所在?」我摇头说道:「这断不会是梦这么简单……其实你也知道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认为这虚构的真实世界,是某些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的人造出来。」
   琦脸上红了一红,想是忆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但我们究竟为甚么会来到这一个地方?既然是虚构,又是甚么人制造出来的?」
  我苦笑著再次摇了摇头:「你的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我只是尊重眼前的事实而矣,其他事必须要有更多的材料才可以继续推论下去。」顿了一顿,又道:「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赶路,你早点睡,别再想那么多……那些事情交给我去想,去操心就可以了。」说著便让 琦在有床的那间房中睡倒,而我则到了隔邻的书房之中。
  我心情实在很旁徨,想著已经有好几天晚上没有空间上的转移了,我刚寻著 琦,如果明天醒来又去到其他地方,只留著 琦一个在这里,她不知会有多惊吓。但这不到我自己控制,因此我亦没有向 琦提及我的担忧。
  当我掩上房门转过身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我竟然看见一个短发女子,穿著一身米白色薄纱衫裤和高跟鞋,轻轻松松的坐在椅子上望住我笑。这种新潮性感的造型我已经有十多二十天未见过,乍看之下还以为自己眼花,然后我意识到这是找出真相的机会。一个身穿二十一世纪流行时装出现在这古代环境而满不在乎的女人,当然极有可能和整件神秘事件有密切的关系,至少我认为她是知道内情的,甚至直觉上就认定她是始作佣者。
  「你是谁?为甚么会在这里?」我警惕著一口气问道:「你和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不明不白的世界有甚么关连吗?这个世界是你创造的吗?」
  「我不是甚么创造者,我只是本游戏的管理人而矣,但是我却没有名字,因为只是一组电脑程式……你大可以叫我做E-34,那是我的编号。」这个女人站了起身,原来面目姣好的她还拥有一副模特儿骨架的高挑身材。她试图自我介绍:「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我心中紧张起来,一伸手捉住那女人软若无骨的手臂:「你说甚么游戏管理人?说清楚些。」问到这里,我眉头不由自主一跳,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猜中了甚么。那女人从容一笑,说道:「你们是误闯了H-GAME《金庸群侠传二》体验版的游戏世界之中,所以一切都变得这么有趣。你们应该很享受吧?」我反问道:「你说游戏世界?」
  「这是由电脑所模拟出来的虚拟世界……你们不用慌张,其实这一切都只是游戏而矣。就像其他电脑游戏,只不过它用了一个全新的作业系统,令到它成为最真实的模拟区域,但说到底它还一只角色扮演式H-GAME。」
  我吸了一口气,不禁感到非常震惊。近年很多厂商的确不断研究虚拟系统之类的东西,只要带上特制眼镜,甚至配备手套,就好像置身于另一个由电脑设计的世界之中。我完全明白这个女人的说话,她的意思是我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是由电脑以程式设定模拟出来的假像,我要待不信却又证据凿。
  E-34娇嗔道:「你还捉著我手臂干吗?抓的人家好痛!」
  「噢!对不起……」我立即松手,一时间好像若有所失的感觉:「呀!你说了,这是一个H-GAME?金庸群侠传不是一只正经游戏吗?」
  「近来日本的正经游戏也越来越少了…正常来说是市场不及H-GAME,这种情况已出现在台湾和香港,为了保证销量,因此尝试开发另类游戏,加入H原素是一大卖点。」
  我的视线落在E-34的胸前,套装内那一件米白色的背心因为太薄的关系好像半透明一样,在上面清楚看到两点不小的啡色圆点,还尖尖的突了出来  她竟然没有戴乳罩!「那么有H事件罗?」
  E-34爽朗的笑了起来:「多得很呢,基本上你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啦。」
  「你是不是也能和玩者H?」我试探著问。E-34呆了一呆,才说:「这…我只是程式……」「这里所有都是由程式写成的!」「我知……我的意思是,我并非故事角色之一,出现只是解决你的疑难,而不是和你发生事件的。」
  我极其失望:「不能够吗?」E-34耸了耸肩:「这个……其实我亦不肯定……原先是没有这个指令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我走上前从后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不如我俩试试?」E-34笑望著我说:「有这个必要吗?我也不知道成不成……」「试一试就知道了,如果只是没有指令,而内里是有设定的话,你就可以H了。」「对,如果连设定也没有,你也不用痴心妄想啦!」「嘿,有没有设定,连你自己也不清楚……」在我一边呢喃之时,双手早已不停在她身上游移,她的白色外套一下子滑落地上,上身只有一件吊带背心。这时近看,更见她双峰和上边那两点菩蕾的挺拔。「没有戴胸围也能这么坚挺,你有多大?」「唔~」我双手从她腋下伸出用掌心用力搓弄一对乳房,E-34半闭上了眼像是很舒服的样子:「这个设定我自己倒知道,是34E杯……」「哈,所以你的名字也就是有深意的啊?」
  「嗯~~」E-34并不多说话,只伸手捉住我的手掌,好像有点执意的用力按向自己胸脯,我兴奋地问:「你是要我大力点吗?」「嗯……唔啊!」E-34在我出奇不意突然用力之际叫了出来:「原来是可以这么舒服的!」我嘿嘿笑道:「事实证明你是拥有性感设定的,而且设定你的敏感度要很高呢!你的设计者真是很照顾你,给了你这种享受……」
  我把两条吊带从头上推掉,然后将她转身面对著我,满以为可以欣赏到一对奇峰,岂料那轻薄的背心竟给饱满的双乳挂著并不跌下来,只得再伸手将衫一把抓到她腰间,一对硕大圆浑的乳房就给弹了出来。
  看著那还在晃动却似终固执地弹回原位的奶子,我就知道其弹性和柔软度都是无懈可击的。我实在有些疑问,究竟这种美乳是否只有电脑才可以造出来?
   琦当然不可与E-34同日语,单是那一手绝对握不住的手感就令人举旗致敬。我一手用力抓弄她左乳,还要提防它从掌心中跌出来,另一只手则捉著右乳把它塞进嘴中,当我的不知是舌头还是牙齿,碰到她的乳头时,她好像触电的反应令我相信她会是一个极淫荡的女人,通常拥有如此敏感身体的女人都会留恋身体带给她的性感。我的舌头不断在她的乳尖打转,而牙齿则一下轻一下重的咬著乳头,还不时掉换左右两边乳房来玩,E-34很明显在她第一次的试食禁果已食髓知味。
  「你把裤子脱掉。」我命令E-34道。「啊?」她回过神来:「干甚么?」「H啊!你不知道如何做吗?」「我知!别忘了我是这H-GAME的管理人……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我……」「原来也有管理人也不知道的事情,看来你的H设定是属于隐藏的,必须要触发才能运行,好!」说著我将她的裤子一下子拉到足踝。当我一抬头之际,仰望她的阴户只见一片芳草,E-34裤子内里竟还是真空的!嗖的吸了一口气,把她给拖到书桌边:「坐上去。」我指著桌面说。E-34依言坐了上桌子,我捉住她还穿著高跟鞋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尽情打开,屈曲成一个M字形,刹那间一个绝世阴部展示在我眼前。
  说真的,我看过的女人下体也不是太多,来来去去也只是以往那十多个女伴,说不上见多识广,但我还是觉得E-34的阴户是完美的,看来游戏设计者在在这一方面的资料搜集是下过一番功夫。由阴毛的形状、毛色、毛质,以至耻丘的饱满度、两片阴唇的肉质和颜色、从上端绽放的小小菩蕾、打开双腿后微张的幅度、内里隐蔽的景致,甚至淡而不薄的气味也是绝配,如果这个不是名器的话没有那个女人可以当上这个称号。唯一可以说就是少了种缺憾美。
  我用手指颤抖的在E-34的阴唇上面轻拂几下,她立即弓起了背,颤著双肩,看见她那阴唇微微一张,是惹人发狂,我立即理道在她两脚之间,用力一阵啜吮,竟给我啜饮了一大口淫水。我呆了一呆,以明其理,原来她下面早已泛潮,只是未经人道的阴道口紧闭著把这些分秘都锁在头,给我一吸便大开堤坝了。
  「这个女人实在设计得完美……」我心里想道:「这种女人别说现实生活中未必有,就是有也不是我所能上的。」让E-34自己抱住大腿维持M字形,我一边仍旧在她的秘部吸吮,一边用手去解除自己的束缚。E-34只是一个电脑程式,她并不知道自己如今所做的姿势是如何的淫荡,不过就算她知道也不会当一回事。以前我的女伴叫她跪在床上抬起屁股给我舔,又或是69式也会诸多挑剔,更不用说坐上桌子这样胀开阴道给人看,所以我尤其锺意用口交来打击她们。想到这里,我己一丝不挂了,忙也爬上了桌子,双脚跨站在E-34身上屈著膝头把阴茎凑到她面前:「张开嘴巴。」龟头就在自己嘴角揩擦,E-34料到我要干甚么,但她没有丝毫犹豫,只是对我笑了一下,便张开了她的红唇。我却并不领情,腰间用力一下子将阳具推了进去,把她的嘴巴塞得满满的。E-34流露了一点奇怪的表情,双眼瞄著我的脸庞,但我却捧著她的头前前后后的拉送。她口咙中发出唔唔的声音,还有唾液嘿呢咕噜的在口腔中打转的声音,都是天籁。
  我的手也没有闲著,伸到E-34的阴巨外面不断来来回回横竖抚弄,有时像是擦牙一样,有时却是在挑拨那开始涨大的肉芽。尽管她的阴道口张力很大,但我不时以中指滑入隙缝之中,又以食中二指在阴唇上作V型的张合运动,她的淫水阴精如泉涌一样,且肆无忌惮的流得一桌都是。而她的喘息亦渐见粗重了。
  过了一会我双腿开始软,又爬到地上来。这么辛苦还不是要试试在桌上干女人。E-34还是双手抓著自己膝头打开大腿,一条白嫩肉虫全身只剩下一双高跟鞋未除,佰却更添妩媚。我要提枪上马了,正想揭开她的阴唇之际,忽然想到另一个方法,我捉住她的小腿拉得更开,:「你自己翻开阴部给我看。」E-34的脸早变成粉红色,这时说了句:「有这么多工作的吗?」我笑道:「我要进入了,你打开它吧!」E-34点了一下头,依言双手伸到腿间,两边拉开了大阴唇。我望著拉得变形的阴户,那里面的小阴唇好像在张合的模样,每一次也有淫水溢出,不禁吞了一大口唾液,乾声道:「还未够,再拉!」E-34再用力拉开两片大阴唇,这一次连那小阴唇也连带给扯开,露出里面鲜红的肉壁,此时泛著一片光泽,而淫水更是毫无阻遏的涌出。
  「这样多汁的女人高潮过后会不会虚脱?」我一边思乱想一边鼓励她:「做得很好。我现在进来了。」我还是握著她的双脚,把肉棒搁在她那给拉至大的阴道口上。我用腰力向前一挺,龟头却推到她的阴核上面,E-34似乎受到大的刺激,紧闭上眼全身剧震。一连几次也是这样,看来即使阴道口给拉到多大,里面仍是十分紧窄,不易进入。「喂,你用一只手分开阴唇,另一只手握著它。」我指导著让她左手以食中二指推开两片肥美的大阴唇,又她用右手抓著我的棒身:「你感觉自己的阴道是哪过方向的,用力把这支肉棒塞进去就可以了。」我轻描淡写的说道。这种说话对于电脑程式E-34来说也没有分别,无需用特别语气,反正她并没有人类的自尊心和羞耻心。果然E-34嗯了一声,真的捉住我的阴茎,放在自己的洞口之前,另一只手则用力分开阴道口,我一意把她的双脚拉得开开的,这一幕可谓看个一清二楚,看见她塞了两次塞也没塞,第三次月力一拄送,吱的一声伴随著飞溅的水花龟头便塞了进去。
  E-34啊嗯的低呼了一声不其然的松脱了双手,我并没怪她,反正接下来我的事。我用全力抓住她的双脚向前挺腰,又挺了一半,看著淫水给济出来,和阴道口紧紧咬住我的肉棒的情景,真的令人好感动。我用力一点一点的向内推进,一直低头注视著俩的交接处,只见阴唇因为我不留情的塞入而翻了进去,而阴蒂却反而更突出。E-34皱著眉咬牙忍耐,但还是给粗重的喘息声及呻吟声从齿缝中漏了出来。她右手已改为捉住我的肩头,左手放到她的嘴边用牙咬著指甲,我收拾了心神,微微一顿,接著直捣 龙,E-34哎呀一声高呼了出来。
  「痛吗?」我问,因为里面实在太紧窄,连我也觉著点痛,明显是处女之地。「不……怎会痛?只是难受得可以……很痕……好痒……」我有点愕然,但这个只是一个程式,不能用真人来相比。
  既然E-34并不会疼痛,我不用再顾虑甚么,开始我的活塞运动,而且越来越快,完全沉醉在那紧密的包围之中那尽兴抽插的快感,简直是肆意蹂躏她那紧窄新鲜的神秘花园。正常来说如果这样鲜嫩的肉洞根本承受不了这种程度的抽插,但E-34却没有这个问题。她随著我每一次抽出阴茎都会弓起身体用力吸气去忍受那绝望空虚感,而我插入时她却会不由自主的惨呼,拗腰向后。听著E-34口中那淫美之极的浪叫声和下面噗吱噗吱的淫水四溅的声音,看著谷得满脸通红,颈现青筋的E-34的投入的表情,直是全官能享受。
  一阵凉风吹过使我转头望去,却见 琦打开了房门一脸惊疑的望著我和E-34的激烈性交。我猛地一惊精关几乎就此破开,忙收 心神。本来我是应该感到窘逼尴尬,至少也离开E-34,但一来我正在兴头;二来她的下体也真咬得我很,紧相信没有男人可以在未射精前硬下心肠抽出肉棒的;三来不知何解我只是想起 琦吃了淫药后的表现,那可是不比E-34逊色多少的。
  E-34并没有发现 琦,反而因为我的动作慢了下来而有所不满,的双腿盘上了我的腰际,手臂也圈著我的颈项,一副劲好的身材和我紧贴著,双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她把樱唇凑到我的脸前,还未到我嘴巴舌头已伸出来一吐一闪的。受到这样的挑逗我实在难以自持,下身立即又再不断挺动,阳具在她的小洞狂抽猛插。
   琦受不了这一幕,好像想转身离开,但视线却盯著我不放。我更是兴奋,如果在没有催情药的情况下,亦能令 琦肴了性需要,那将会是我毕生最大的成就。半晌, 琦似乎对我无视她的存在感到极是愤怒,叫道:「阿一!我在看著你!」「对,你就看著我吧……」我差点没气:「那晚我就是这样 你的!你也是这个反应……啊啊~」说著话差点射了出来。 琦气得脸色发白,但转眼间又是通红,E-34在这时竟然喘著气说话:「你……你是啊啊呀~啊啊!啊~你是 韩……韩 琦……啊!」
  「没错。」我失声笑道:「现在就尊心此……」想到这里,古怪念头又再出现:「E-34,你是来帮我俩吧?还有些说话我要问你,你现在一边给我操一边答吧! 琦,这女人是罪魁祸首,我正把她给操爆与我俩报仇!你有甚么问题即问她!」
   琦瞠目不知所对,当然了,她根本甚么前因后果也不知道。「总之是她令我俩来到这里,你问她吧!」
   琦又呆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快带我离开这鬼地方,连阿一也是这样,我受不了!」「哼……对不……起,我啊噢!我不能……啊呀!」E-34用水汪汪的眼光注视著 琦喘息不已说道的。 琦的脸变得非常难看,我代她说道:「你曾说这是游戏,游戏为甚么不能退出?」我一边说肉棒可没闲著这时我把E-34的双腿搁在肩上,取得一个更好的角度去深入阵地。
  E-34连子宫也给我冲击著,不禁双眼翻白,张著小嘴反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啊的一声狂呼,这淫叫使我和 琦的脑海几乎麻木。
  「啊啊啊~啊啊~阿一啊!再用力些……再大力……我……这游戏还未……呀~还未完善,我……啊啊~我没有能力送你们回去……」
   琦这时已走了进房,来到我的身后,相信这样可以看不到E-34的淫贱模样。她问道:「那我们要怎样才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呢?」
  「只有……啊啊~!」E-34给我操得双颊火红五官扭曲,一对眼睛紧盯著我,双手死命抓著我两肩抓出血痕来:「啊啊~完成这个游戏,啊啊~只要能够顺利……结局……就可以……啊啊~回到现实世界了……」
  虽然详细的情形还不大清楚,例如我是如何被卷进这游戏之中又或是这游戏是谁设计等等,但那些问题都不算重要。我经已知道一个大概,这和之前我所估计一样,就是我和 琦来到了一个不存在的世界之中。而比我预期中还要好的是,我俩还有回去的可能,而且办法很明显的放在那里  就是玩下去。
  「嗯啊~!……最后一关……啊嗯啊啊~华山论剑中击……击败群雄,成为……武林盟主……能……啊哈!啊哈就能回去现实……啊呀~!」我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连直捅四、五下,每一下都轰入了她的子官内,二人的下身撞得啪啪有声。
  「你说要华山论剑,但我们丝毫不懂武功啊,如何去赢甚么武林盟主?」
  「去拜师学艺啊,别忘记……啊哈啊啊~噢哼!这是……角色扮演……的H-GAAAME……呀!放心,有著……时间间间啊……!」
   琦用担忧的语气说道:「我们不能够在这里逗留太久,家人和男友会担心的。」 琦这时挂念男朋友,一定会想到床上之事吧,不禁有点儿妒忌。我一咬牙,整个人爬上了桌子,把E-34的脚抬得老高,大腿贴紧她的胸脯,阴户朝天。然后好像打桩机似的向下猛桩,这是我的最强绝招!「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E-34被我直上直下的狂插,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床声,只怕方圆十里内的人都能听见,但我耻骨和小腹撞上她阴阜的巨响、每一次龟头刺进子官所发出的撞击声及淫水声四溅声也绝不被比下去。
  E-34的双脚在我肩上猛摇,仅穿著的高跟鞋在我强劲的推撞下给摇至飞脱,露出雪白幼嫩的左足。我嫌这高跟鞋碍事,也把另一只给扯脱。E-34的十只脚趾彷佛得到解放似的一张一合,配合著她身体的摆动,成为一幅艳美的图画。我俩这样倒在桌上抽插,双脚都张开到极点,我俩性器的结合处和抽插的情景相信站在我身后的 琦一览无遗,说不定飞溅的淫水会溅上她身上。想起这样一套超出任何国家电检尺度的情色电影镜头就在 琦的眼前,实在再也忍不住,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脑中一麻,精液如消防栓喷出的水柱一样直贯E-34的阴道最深处。一波一波没有遏止的好像要把她的子官填为止。E-34享受著这最后亦是最强的冲击,脚掌和趾头屈曲,小腿的肌肉拉得紧紧,乳头发大得吓人,胸口和颈际一片潮红,脸上咬牙切齿的神色,唾液从嘴角不断淌下,颈上的青筋暴涨至前所未有的程度,阴道的收缩去到了最紧处几乎把我的肉棒绞断,我好像连还未生产的精子也给榨出来。
  我从E-34身上爬起,只脚突然发软从桌上跌了下来,不禁苦笑。看见 琦从另一张椅子合著双腿危坐,脸色仍是粉红。我光著身子走到 琦身边坐下, 琦别过脸去,我正要居笑,却听到E-34的气息渐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之后,用手肘撑起上半身,这时我才发觉她香汗淋漓全身湿透,桌上的书纸都是一团糟。
  E-34从桌上跳下来,一边喘气一边笑道:「这真是…真是好玩儿……」「当然了,难道我会浪费时间在无聊的事情上吗?」我无神无气的说:「你真不是盖的, 琦也不及你……」看见 琦目露凶光,忙住口不言。E-34看来已经从快感中平伏下来,在地面蹲了下去,从跌在地上衫中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摇控器似的细小物体交给我,一边说:「这是本游戏的选择示窗,我出现在你们面前除了解释这一切之外,也是要把它交给你的。刚才说你们现在不能离开,看!里面真的没有离开这一项……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查看,因为这个游戏仍未算制作完成的。对,按这一个按钮……」我接过摇控器,依著E-34所言按下上其中一个按钮,在我的面前突然凌空出现一个镭射投映示窗,E-34继续解说:「现在你可以用摇控器操作又或是用手触碰投映示窗……」
  「我们要在这里呆上多久?」我望了望已然软垂的阴茎说。
  「这个你放心,游戏内的时间运转和现实生活是截然不同的,毕竟是电脑世界啊!在这里经过一天,在现实世界只需用一秒钟……只是微不足道的时间,即使你在这里耗上一年也不过花掉六分钟。但如果你们不能爆机的话,就永远滞留在这儿啦!还有,若果你们死在此地也不能回到现实,因为你们真是会死的。」
  我心中一惊:「这不是一个游戏吗?」
  「对!这是一个真实得不得了的游戏,」E-34认真地说:「你要知道,这个游戏的设计者划时代的以电脑创造了一个异空间,一个人工智能区域。里面一切都是由设计者创造出来,但只要身在这空间之内却是变得非常真实,因为进入这区域的人大脑会和电脑系统联结同步进行,如果你在这儿被电脑人物所杀大脑也会死亡。这就是真亦假时假亦真,虚幻原是难分啊!」
  我实在想不到这个表面上是一个美女的程式除了能与男人在性爱中得到高潮之外还能够提出类似庄周梦蝶的论调那么哲学,当下失笑问道:「那么到底几时是华山论剑?我心里也要有个章程,好歹预备一下。」
  「放心,最后一关华山论剑是要玩者完成若干事件之后才会出现的,就像一般角色扮演游戏一样。」E-34一边套上裤子一边说:「当你达成所有导致华山论剑出现的条件之后,就会有人给你送来请柬。你依时赶去就可以了。」
  我心中有一阵亲切感,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  这些角色扮演游戏是我玩惯的,一点也不陌生。心想既然如此,绝不能浪费E-34,所以趁她仍在眼前尽可能问清楚一切:「那究竟有甚么事件要我们去完成的?」 琦忧心忡忡的想著这个对于她来说的恶梦,压根儿就不明白我和E-34在说些甚么。
  E-34穿上了背心,笑了一下道:「这个要你们自己发掘了,既然进入了游戏就要依游戏规则自己玩下去,我可不是一本游戏攻略。但这个阶段能够告诉你们的是,这个游戏包含了金庸《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共十四部金庸小说,而每一个小说至少有一个或以上的事件须要完成,你们必须去到故事中曾经出现的重要地点查访,自然会有线索的了。呀,记住,时间空间都是互相混淆共存的。」
  反正是骑虎难下,唯有见一步走一步吧!只是一样是说得明明白白的,那就是我们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游戏世界,不能不玩下去……否则永远回不了家。这有点像一些卡通片的桥段一样,却真的发生在我和 琦身上。
  「这竹庐是游戏为玩者安排的家……本来你们应该从这里开始,由我略作解说才开始冒险,但因为游戏仍未完善,程式还不太稳定,当你们来到这世界时给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你们能够这么快回到这个起点也大出我意料之外!这屋内的一切都是为你们预备的,那些道具你随意取去也……」
  「我明白了……」我摸了摸长长的头发:「这个古装扮相自然也是你们的把戏了?」
  E-34将一双高跟鞋扣上自己的脚踝,笑著说:「这个造型是游戏设定,不是很酷吗?还有那只手表,那只打火机和那件避弹衣也是给你预备的最基本物件……」
  「这件避弹衣倒是救过我的一命!」我哼了一声说道。又问:「这些你反而不用说,我是熟习角色扮演的玩法,之后还须强化手头上的物品和找寻新的道具嘛。倒是这游戏的版图太大,我们该怎么开始呢?」
  「你说得对,这个游戏的分支很多,系统也很大,可以让你随意走动。除了少数特别事件之外先去哪一个场景完成哪一个要求也没多大关系。你到处找人谈话亦可,依著一般玩法试试吧!」E-34数著手指说道:「还有几样要注意的事项:第一,你最好在游戏过程中觅一些夥伴成为组合共同冒险,第二,要经常留意在示窗状况选项中的仁德值。」
  我依言按出了那一项,果见状况中包括了「健康、内力、声望、仁德」四个数值:「这有甚么用?」
  「随著你在江湖上的日子增多,仁德值会因应你的所作所为或升或跌,如果仁德太低的话会被认为是江湖败类……」
  「难道会有Bad Ending吗?」我忙问。
  「不是,结局没有好坏之分,但是中间发展的支线会不同,而且若选择了当坏人的话自然会和武林正道作对,想做忠的还是奸的就要由你自己决定了。」E-34耸了耸肩,蹲到我的身前伸手到我腿间摸索:「还有甚么问题?」「当然有!你在干甚么?」在我一旁 琦瞪著她问道。
  E-34只是对她一笑,站了起身,拍了拍皱了的裤子离去。她在我和 琦的眼前消失  那种消失方法,就像电视走台或无线电波接收不清而画面消失一样。
  「她究竟是甚么人?」看 琦的脸色好像身在梦中一般,我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倒是清楚得很。」便把 琦进房之前E-34告诉我的都转告了她:「无论如何E-34已提出一个回去的办法,我一定能把你带回现实世界的!」「为何你可以这么轻松?」 琦嗔道。我有点淡然的说:「这根本就是一个游戏嘛……」
  「这是她说的!虽名为游戏,但我们也是回去不了,而且还有可能死在这里呢?」
  「但你这么心焦和担忧也改变不了啊!抱甚么心情去应付由自己决定,我只是选取了一种令自己开怀的手段而矣。面对现实,以自然和随意的心去面对才能够看得更清楚,做得更决断  Don't worry, behappy  这是我的人生指标。」
   琦终于叹了口气,然后怒视著我:「你刚才的都是做给我看的。」我笑著不出声, 琦却皮起脸孔:「我有时真是怀疑你究竟是否阿一……我总觉得你在这儿处处透著邪气。」我心中一凛,但随之就是一笑:「你说甚么呀!这是一个电脑游戏,而且是一只H-GAME,本就是如此荒唐……不过是在适当的地方和时候做适当的事罢了。」
   琦摇了摇头,站起身说:「你快穿裤子。」
  一夜无话。我检查了示窗功能,除了存档、读档之外,还有物品、金钱、状况、地图、管理等选项。我查看了物品一栏,发现只要是我取去了据为己有的物件,一律能在这一栏中找到,并列名了物品名称和功用。这下子可好了,昨儿我从家中柜子里头找出很多不同的丹药,还有两本书,本来不知用途,但现在可谓一目了然。



[ 感谢您的赏脸阅读 ]
还没有打赏的人,快来当第一吧!
评论
  • 还没有回复!